日晚餐后,刚分到我校的特岗老师小杜透过三百度近视镜片看到山顶雪白如雪,好奇地问道那是什么?据我对此地的懂得。答曰:那是李花开了。她不信,我只好随她登山看毕竟。  通往山顶的路只有一条,就在学校后面的山上,坡度足有八十来度,叫人望而却步。年青而娇惯的小杜被好奇心赶跑害怕的踪迹,执意“不达目标,不罢休”的劲头,径自一人到了山脚。想到她孤独的旅行终不是一件快活的事,何况又是在我的煽动下她才做出的决议,我咋能忍心让她单独去呢?于是,我参加她的旅程。  山路蜿蜒而上,道路尽是些不规矩的石头砌成,每向上一个台阶都要费很大的力量,路边一些鹅卵大的石头常被鞋底的带动滚到草丛里,惊起一只或两只鸟飞起,停在不远处才冒叶苞的枝头,跟着枝杈的晃动荡秋千似的望着我们,惊叫着问:“到哪里去”;金黄的野花?着浓烈的香味迎面扑来;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的气象给人一种落入春的怀抱,满心的舒服,全身的柔跟。  看着那被足迹抹得呈亮的石阶,无意中想起此路的光辉时期。这路是山脚村民的性命之路,山顶有村民奈以生存的大片大片的土地,在以农耕为主的社会里,天天行走于此路上的人川流不息,朝出晚归的人流把如些难走的路视为“走泥丸”。农夫挑着满担的农家肥上山顶,背着插花的玉米或黄豆杆回家来,有时赶着牛羊携带儿女穿梭路上。如斯年复一年的劳作,踏光了毛糙的台阶,炼就了硬朗的身躯,延伸了人生的过程。这让我晓得如些的村落上有众多的高龄白叟的起因。  一条途径的完善似乎是上天的有意设计,当我们身感火燎面有汗滴时,全身的肌肉松弛无力,欲有打道回府之意,前面景致着实地号召着咱们。走过的是陡坡乱石,其间稀少地散落的草从仅遮住岩石的一点点,间或一两拢竹子烘托出山的灵性。仰头望见一排古木参天的柏树贮破在天涯的入口处,想来那是峻峭的终点。及至树下,才知到了半山腰。就在这排柏树树的旁边,有一口涓涓细流的泉水从石隙里蹦出。泉下有一个密封的水池,一引水管伸入池内延长至脚山的村民家。路难走,口干舌燥时,尽有解渴之处,这岂非不是上苍赏给人们的福分吗?站在这里,搜寻上可见山顶下可见山脚的道路上,除了这多少棵柏树外,无一处可息脚和遮阳的处所。我不禁想起古人在充足应用做作资源中发明性的留用,不知有多少人在这参天的树下边唱着泉水边聊着各自的收获,发表各自对人生的感叹。  及至陡峭终点,一台台坡改梯的土地叠到山顶,一条条石坎子让你赞叹前人的伟绩,每条石坎是那样的笔挺,直得像“两点一线”的原理,垂直的像建高楼的墙壁,没有一点点微凸的地方。这些石坎固然阅历了无数岁月的磨难,也没有抹去改建时人们的当真,更不吞没前人改革天然的信心和改造时热闹的局面,只有哪些被荒弃的土地给人一种叹惋的滋味,前人的辛苦被如此的莫视,那是何种的揪心。叹惜后,只怪社会的发展太快,人们正处于 ]]>